书怜清源

车群:907081678,呜呜呜只有孤独的群主和管理员,欢迎大家加入/解屏失败,过几天再补車車///我家的宝贝是@日向东乡在东北

只要我不点开老福特,那我就不是在鸽。

(手工打码嘿嘿)

我发现一件事,好像大家都不吃女装欸
上一篇都莫得人看 ̄  ̄)σ
是我写的过于糟糕吗
卑微了

假期该有的样子

列表小可爱的假期:补课!补课!藕饼!藕饼!补课!补课!

列表小姐姐的假期:旅游!旅游!买买买!旅游!旅游!

基友的假期:四处游离,到处乱逛

同学的假期:漫展!漫展!漫展!

邻居小伙伴的假期:吃鸡!吃鸡!吃鸡!


我的假期:各种瘫:)

贫穷限制了我的智商


【假期?】

假期里我的亚子


刚放假没几天,我是家中宝。

  “不用扫地,去休息吧”

  “做什么饭呀,去你屋里好好休息”

  “你高考累了,好好养身体”


。。。


差不多十天以后

  “姑娘,你那些个同学朋友是不是都在找假期兼职?”我假装听不懂的亚子:)

又过了几天

  “天天就晓得瘫在家,什么也不做!”

我:。。。。


假期,大概就是我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发展成国家一级废物的进程了吧


一周前,我的一篇杰佣被反复pb五次,于是刚刚我又重新解除pb,依然失败
自闭了
不过调整了这么长时间心态,我决定把前面被pb的全部补回来
真的难受死
以及,我掉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杰佣《同居后的一天》

ooc警告qwq,原本打算开车,最后只有肉汤

作者:书怜清源

  当雇佣兵时的那些日子,总是充满血色与硝烟,呼吸间似乎都充斥着燃烧着的推进药的味道,在肺间肆虐造次,就像那些战场上的明火炸光一般,吞噬着雇佣兵们廉价而不值钱的生命。

  而现在,似乎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奈布·萨贝达,已经不再是一位雇佣兵,生里来死里去,在木仓林弹雨间穿梭挣扎,苦苦求生。

  他现在,似乎有了新归宿。

——————

  奈布醒得很早,但显然有人比他还早。

  当奈布将自己打理干净时早餐已经摆上了桌,他随意扫了一眼,早餐种类跟之前的相差不大,就跟做早餐的人一样,贯彻着不折不扣的英伦气息。

  底部划了十字口的烤番茄,平底锅煎的炒蛋,煎熟的培根,淋着带起司的酱汁的蘑菇,撒了些许细盐的炸薯块,还有。。。。嗯。。。奈布有些不太习惯的黑布丁。

  “亲爱的,早安,可以吃早餐了呢。”杰克抬着装有吐司和果酱的盘子走过来,哪怕是在做早餐,他依旧穿着三件套式西装,领带打得一丝不苟,叫人几乎看不出他的工作仅仅是个理发师。

  奈布还是有些不太习惯这样的亲密,但还是走上前接过了盘子,和杰克交换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早安,杰克。”

  奈布转身走向餐桌时,杰克趁机在奈布后颈处落下了一个吻,在奈布回头瞪他之际,略带顽皮的挥挥手,“我去拿麦片粥亲爱的。”说罢,快速的退回灶台边,可奈布看着他的背影,却是充满了愉悦。

  奈布无奈的回身,嘴角却流露出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把吐司摆上桌,他记得杰克更偏向于微焦的吐司,至于奈布自己?当了雇佣兵这么些年,任何能够入口的食物,他早就都能接受了。

  杰克端了麦片粥回来,两人安静的用完了一顿称得上温馨的早餐。

  饭后,杰克表示他将要去理发店里工作,于是奈布将他送出了门,出门前,杰克缠绵的与他来了个深吻。

————

  奈布留在家里,有时候他会有种错觉,自己过得像个被丈夫藏在家中的小妻子,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但幸好,每当他生出这种错觉时,时刻不离身的被他别在腰后的弯刀总能用永远捂不热的冰冷刀锋将他惊醒。

  杰克出去了,他也该做事了。

  有时候,他会想起当年新兵入伍不久时的迷茫,那时候他在想,如果这就是生活,那么出口在哪里。

  现在他似乎找到了出口,可事实上并没有。

  当年厌恶了成为一名雇佣兵的他,想要选择转行,可这又谈何容易?

  或许是骨子里早已刻满了战火的硝烟,灵魂也或多或少的染上了无辜者的血液,满身洗不净的罪恶叫他不得不丢下沾满血腥的杀人工具,成了那张惨白色病例单上所谓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他甚至难以找到一份正常的工作,可没有工作,他又如何在社会里生活?

  但是,在后来,有人找到了他。

  他们给他看了几张资料,第一张上似乎是几个女人的名字,“玛丽·安·尼克斯。安妮·查普曼。伊丽莎白·斯泰德。凯瑟琳·艾德文斯。玛丽·珍·凯利。”

  他记得这些女人,由于她们不同的生活经历却有着同样的令人恐惧的血#腥结局,她们早已在这迷雾笼罩的城市里扬名,他先前走过一些油腻湿冷的小巷,哪怕是那里,也依旧有许多人都在恐惧,是否自己将会成为其中之一,永久的变成这血腥城市的又一个微不足道却令人称奇的谈资。

  他们说,找到它,并杀了它,就可以得到足以让这个无依无靠的雇佣兵下半辈子无忧的一切。

  戴着兜帽的雇佣兵沉默良久,身上的铁锈味浓郁得叫谈判的人眼前都不自觉的显露出充斥着血水硝烟的战场,就在他以为雇佣兵不会同意时,才见雇佣兵轻轻的点了头。

  短暂的回忆结束,奈布继续他的工作。

  他需要找到开膛手的身份,而在他的调查之后,嫌疑最大的家伙,就是他现在的枕边人,杰克。

  或许讲的更明白些,杰克现在是他的枕边人,那是因为杰克最有可能就是开膛手。

  毕竟,一起上过床的关系更有利于他的调查呢。

  在战场上挣扎求生的那些年,奈布萨贝达自认自己早已没了什么所谓良心,更何况如今杰克是变态杀人狂魔的身份在他的各种调查之下几乎已是榜上定钉,杰克的身份是否暴露,如今只在奈布的一念之间。

  奈布在思考,什么时候动手比较好。

  虽然在他认识杰克后,杰克只出过一次手,就是是那位可怜的凯利女士。

  虽然,杰克是个很好的情#人。

——————

  奈布有些无趣的躺上了床,事实上他没有丝毫睡意,更何况现在还是白天,他就算是想睡也睡不着。

  可他就是想在床上躺躺。

  枕头里似乎塞了天鹅绒,枕起来很是软绵,奈布依旧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放在枕头下的匕首的模样,在战场上待太久,不断的机动性,不断的警戒,不断的猜疑,都早已刻入骨髓,游击生存时他一直谨记着这三点,哪怕是到了现在也一样。

  闭上眼时,若有似无的玫瑰花香轻轻萦绕,仿佛整个世界都随之安静下来,让他可以好好的理理自己的思绪。

  事实上,他一直感觉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别人也都试图查过开膛手,或许说直白点,所有人都想知道开膛手到底是谁。

  可为什么,那么多人中,就他一个人成功了呢?仔细想想,似乎是杰克从未在他面前隐瞒过自己身上的矛盾之处,分明只是一个理发师,行为举止生活方式却处处都是贵族的模样。可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就是这隐隐约约的疑虑,才叫他始终没有下手。

  在玫瑰花香的萦绕间,他头脑有些昏沉,思维一个恍惚,就想起了一个场景。

  那时候自己和杰克才刚同居没多久,很多生活方式完全不一样,那一天早晨,杰克要出门工作,自己顾及“恋人”的所谓身份,主动要求给他打领带,却给他打了一个条纹领带,那时见他眼底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却没说什么,只温温柔柔的给了自己一个吻。。。后来过了许久,自己才了解到,条纹领带大多只有学校里的学生们才会使用。

  这样一回想,奈布发现自己可想东西有很多,哪怕理智在告诉他回想这些对他完成任务并没有什么好处,但他还是在自我解释:回忆是为了更好的抓住这个杀人狂魔的性格特征,是为了进一步的确认他的身份。

  于是他继续回想那些相处的点滴,每天杰克都会故意起的比自己早,就为了给自己做上一份丰盛的早餐,当然,或许他有些自恋了,奈布这般想到,绅士嘛,总是极为重视早餐的,就算没有他,也一样。

  但奈布相信,明天早上的食物中一定不会再有黑布丁的身影,因为今早上黑布丁是他吃得最少的食物,而自己不喜欢的,都会如同杰克的那些的红色西服一样,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又想起了那些时不时的吻,有时落在颊侧,有时落在唇角,除了分别时候,每次唇对唇的接触,都带着特殊的意味,写满问安的情愫,轻柔得仿佛能洗去那些刻在心头的战火的硝烟。

  他还想起杰克喜欢和他牵手,手指交缠时总会带来异样的满足感与安全感,似乎整个世界从此再不孤单……

  回忆就像杰克种在窗台的玫瑰一样,在人欣赏它的美丽时,散发出缱绻柔情的花香,悄悄把奈布拉进了没有战火没有硝烟的梦乡。

 
(后面部分走评论)

我自闭了,今天脑子昏昏沉沉,一篇文都写不出来呜呜呜
菇生怎么一片艰难,还要不要我活了
(哇的一声哭出来)

【楚留香同人】武云【短篇】二<治愈系>最后一章

    小道长身子骨弱,听说是在娘胎里面落下的病根。


    同窗们低声议论着这事时,小云梦静静地听着,转头看了看身后那空着的位置。


    今天小道长没来,他们说是小道长的病犯了。


    几日后的上午,大病初愈脸色微白的小道长笑着同其他人打了招呼,回到座位上时,却见有个小布包,小道长伸手一拿,就见小布包散了开来。里头的东西便都露了出来,天山雪莲、当归、白岑、决明子……一大堆的药材。

  

    小道长下意识地抬头,却见前面空了一个位子。


    那个小云梦今天没来。


    小云梦被夫子点名批评了。

 

    独自跑出学堂几日不归,最后还是小和尚把迷路的她捡了回来。这次,连师姐们都不护她了。

 

    小小一只的小云梦垂着头坐在台下,右边就是想小道长,台上的夫子仍在念叨着某位不尊院规溜出去的顽皮鬼。小云梦却是没去听,一心只在身边小道长身上,他微垂着头是在记述,似在倾听,窗外的光透进来,小道长略显病态的肌肤更是白得透明, 突然小道长把一个小本子递了过来。


    小云梦悄悄瞥了台上夫子一眼,才翻开一看,就见小道长清秀的字笔——“多谢,连累你了。”

 

    小云梦咧嘴一笑,心头的欢愉流露在眉梢眼角。她连忙写下回话,传了回去。


    小云梦笑弯了眼,轻咬着笔端。


    怎么办,我好像有一点喜欢小道长了呢。


    蒙童班的日子再如何欢乐,也终是会过去的。


    在离别的那天,班里的好多人都是满脸的泪,只有小云梦笑着张开了双手,“大家来一个最后的拥抱吧。”小云梦一一的抱了过去,从那个总跟她对着干的小华山,再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和尚……她一一地抱过了所有人,最后才敢站在小道长面前,俏皮一笑,“来个拥抱吧。”小道长笑着抱了抱她,很轻很轻。小云梦嗅到了清清浅浅的药香。


    后来大家收拾好了东西,各回各的门派。


    小云梦骑在小马上与小道长挥别,小云梦是笑着的,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拥抱那一个人,她一一拥抱了全班;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在离别的前一晚,她已悄悄地将写了自己心意的信纸,放进了小道长的小行囊。


    不过她没敢署名,害怕小道长看后会投来憎恶的目光。


    但她现在又有些后悔了。 她将要回到云梦,小道长会回到武当。


    小云梦也不知道,江湖这么大,他们将会去往何方。


    小云梦想,自己好像喜欢上小道长了。

  

    不然现在脸上怎么会咸咸湿湿的呢……


   


     待到后来许多年后,小云梦江湖扬名,一盏灯便胜过万千英豪。她最终只是嫁了一个普通的商贾,但他待她极好。


    云梦姑娘最喜欢的事,便是抱着两个孩子。坐在一棵老树下,讲着江湖逸事。


    讲着讲着,云梦姑娘总会湿了眼眶,陷入悲伤。



    两个孩子只静静地,因为他们知道,娘亲又忆起了当年的那位极爱娘亲的道长,只是后来,生死两茫茫。


    云梦姑娘抹了泪,又轻轻地吻了吻孩子的额头。



    抬眼时,正巧春风拂过,荡起了一片绿洋。


    云梦姑娘笑了起来,仿佛晕染了时光。


    眼前还是那位小道长,还是那扇窗。



    小道长呐,还是那么好看。


    身着萦着的,仍是那好闻的花香。






作者:书怜清源